中国电影,连韩国的尾灯都看不到

《寄生虫》获奖,打破了奥斯卡的历史,这是最佳影片第一次颁给非英语电影。鉴于完成度不够高,有点出乎意料。影片巧在其足够猎奇,当然获奖的主要前提应该是,影片确实揭开了韩国社会贫富分化这个伤疤。像这样反映社会现实的片子,韩国还有很多,连奉俊昊自己的《杀人回忆》都比《寄生虫》质量高。所以一直认为韩国电影在亚洲是无人匹敌的,甚至连没落的欧洲电影也甘拜下风。李安证明了亚洲人也能拍出好莱坞奥斯卡电影,而奉俊昊证明了拍本国自己的电影也能拿奥斯卡。

反观国内,竟然还敢拿《流浪地球》这样的东西去申奥。国内这个奇葩的电影市场,追捧的,往往是强国意淫、狗血青春恋情、无脑搞笑之流。稍有气质的片子能上院线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导演和出品人通过下跪求排片甚至自杀吸引关注度更是影坛悲哀(《百鸟朝凤》《大象席地而坐》)。

莫非国内影人拍不出好片,不懂中国?

未必,国师亦曾拍出《活着》,而《霸王别姬》始终是中国影坛不可逾越的高峰。

当微博还在狂删同性恋敏感词的时候,韩国早就拍了《霜花店》;
当历史被我们遗忘或被迫遗忘的时候,韩国敢拍《出租车司机》;
当校长教兽的魔爪伸向未成年人的时候,韩国让《素媛》《熔炉》告诉世人;
当多难兴邦歌功颂德的声音充斥大江南北的时候,韩国默默拍了《生日》;
当各种学术造假欺世盗名举国哗然的时候,韩国拎出《举报者》;
当我们为一部《少年的你》拍案称好的时候,韩国6年前就拍了《韩公主》。

连好莱坞都比不过,我们拿什么和韩国比?国内影人不能拍吗?其实也不是。但是至少在目前大环境下,也只能跟随着炒炒票房,制造一些虚假繁荣的数字罢了。那些斗胆插入了一丁点情节的,都已经列入小道影讯中的禁片清单。说真话、敢反思,是要坐牢,至少也要拘留十五日的。对于导演和演员,意味着你要多年甚至永远告别电影生涯。

好在不是毫无希望,近年的《我不是药神》,似乎在试探底线和社会价值方面找到了一个平衡,希望这不是国内影坛的昙花一现。

《寄生虫》2020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国际影片
《寄生虫》2020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国际影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