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

本来约好云姐带她三岁的囡囡过来玩,我带这小屁孩去遛公园,结果小家伙突然感冒了,不能成行,于是2012年的第一天,我像往常一样睡到中午。

起来后改为约人吃饭,饭店也预定好了,结果到下午五点多,都放我鸽子,结果和两个人去了自助火锅。虽是傍晚,街上热闹得很,从满地的垃圾和促销小妹的疲惫依然看得出白天经历了怎样的虚华,新年的第一天,都放假了,熙熙攘攘,只有商家还在卖力促销。

走进沃尔玛,还有22天才到春节,商场里面我上个星期看到的年货已经被新的取代,门口挂满了新鲜出炉的对联,摆满了红包皮。

混沌的2011年就这样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地球还是照常转动,太阳依旧升起,只不过,城市里面的阴霾日渐沉郁。听说北京已经成了新的雾都,不知道我所在的这个园林城市在大刀阔斧弯道超车引进钢铁石化造纸工业后,会不会让人们期待已久的2012来的快点。

假如真有那么一架末日方舟,与我也是无关的。船票不是我等屁民的奢望。挣扎的日子,终于都能还清信用卡的欠款,但躺在房间屁事不干、光看电影的日子还没有到来。丛林已经风吹草动了,而我的巢穴与猎场,还不想搬。

依然有人群发短信,祝贺新年。虽然我现在是比较反感这类扰人清静的形式主义,但有些发短信的人,真是很好的人。想想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给谁发过节日的祝福短信,于是在跨年之夜,很好心情地给一些人敲打了几句话,虽然简单,但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不是群发。是不是我给你发短信你就会记得我一点?是不是你以为你给我发短信我就会记得你?大家各自安吧。

元旦过后,今年的春节紧跟其后,马上又要琢磨新年的来往礼物和压岁钱。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和别人都觉得自己一年来过得比上一年更好更有进步?年复如是。

还是没有赶在2012之前牵上谁的手,如果末日定下期限,是否就能将就?

就这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