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夏天

天热得很,人也会经常莫名地烦躁。

那天在校园走路,突然发现体育馆门前大石头脚下的粉红色小花开了。依然是如昔灿烂,开得惊心动魄。

我突然就感到一阵晕眩。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吧,我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守着我空荡荡的心情。那时候也看见这种粉红色的小花,不漂亮,但是很多一起盛开,一大片铺成毯子。开的时间很短,似乎只看见那么一两次,而且好像每朵花都只开一次,只开一天。

如此的激烈而短暂。

去年今日,来年今日,花依旧,只是,看的人,是否开了一次还能等来再一次热烈的绽放?

我知道我始终没有走出来,还在那个孤单的泥淖中苦苦挣扎。前几天的一个夜晚,我还是在床上苦苦折腾。这些失眠的夜晚让我愈发害怕。那晚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是不是要依靠药物才能安心入睡呢?自己也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是我还是止不住继续发挥我多余的想象力:吃一片就好,还是两片?抑或更多……我知道我是一个疯狂的人。有理智,但是我行动大多时候却听从感性。我突然想起那个在3月8日午夜香消玉殒的女孩,她是否有比我更深的苦痛?我佩服她,至少有勇气。

如果人是一张纸,那么在书写一段完整的句子之前,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泼墨染笺,只字难觅,唯留残痕。

而且,再也难以书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