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不计较

当我把眼前的牛腩云吞吃到一半的时候,这家云吞店门前的遮雨棚突然在乱风中把持不住,挣扎几下,终于还是跌了下来。

我已经发觉到形势的变化,因为遮雨棚跌得很慢,而且我是个很淡定的人,天塌下来就随便塌吧,所以我在坐着不动的同时,试图用手撑住遮雨棚的撑杆。不过终于还是力所不逮,于是闪身从遮雨棚下出来。这玩意失去我的支持,跌跌撞撞,压倒我刚刚吃云吞的折叠桌,碰倒桌上的辣椒瓶醋瓶,还有我剩下一半没吃完的牛腩云吞,一阵乒零乓啷。

我正在可惜那半碗牛腩云吞,周围的人倒是把我吓了一跳,附近的人议论纷纷,店家几个妇女围上来很紧张地问我有没被砸到。我有点惊讶于这些人的大惊小怪,还没有回答,后面传来一个低沉而亢奋的声音:

“如果有砸到,一定要他们赔一大笔!”

我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个小青年。

说实话,我有点被这些乱哄哄的人搞懵了。

定了定神,觉得肚子还没饱,于是招呼伙计给我再补一碗牛腩云吞。

慢吞吞吃完,这下差不多了,于是给了一碗牛腩云吞的钱,从容离去。

如果这种事情再一次落在我身上,我仍然选择做对。

读中学的时候,有一天夜里在家直到深夜仍然没睡,突然听到窗外不远的公路传来一声巨响,出去看的时候,才发现是一辆小车底朝天翻到在路旁。看了不久,回去准备继续看书,顺便把这事告诉我爸,他带我拿着灯出去。现场已经围了一些人。大家叽叽咕咕,商量怎么办。

车主从车里爬出来,毫发无损。村民们给了很多建议,很多关心和吓唬。于是大家达成一致,帮他把车翻过来。并且旁边小卖店门口闲坐抽烟的小青年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帮他看人看车,直到天明。作为回报,车主要给现场帮忙的人一些“意思”。

事情消停下来之后,我就回去睡了。第二天早上,我爸塞给我50块,说是昨晚的钱,因为我有帮忙提灯照明,这50是属于我的。我收下了这50。

也是中学的时候,那天我骑着自行车在十字路口试图穿越一条马路,突然看见左侧有一辆摩托车飞速开来,于是急忙调转车头,改为右转。

谁知后面传来翻车的声音,回头一看,开那摩托车的人连人带车倒在距离我后面十米多的地上。

我想我可能吓到人家了,顿时同情心泛滥。停好自行车,回头去扶起那位不幸的中年男子。谁知他一把拉住我,叫我赔偿。

我的同情心还在,也可能有点被吓住了。搞得好像我责任重大。我说我没钱,不过我现在要去上课,你能不能留下电话,我回头联系你。

当然,我真的太理想主义了,不是人人都像我以为的那样光敏磊落。他一味抓住我不放,要我立马赔钱。他车被擦花了,车头镜子断了一只。

很多群众围观上来。纷纷指责男子的不是。这位中年男人,西装革履,带着眼镜,不知道是老师还是什么,但他气急败坏拉住我的样子,真是太不体面了。

围观群众叫我不用理会他。我决定听从人民的意见。因为这里是十字路口,这人竟然能够以超过五六十公里的时速飙车,而且倒在我身后十多米,还要我负责任,实属无赖。最重要的是,我上课再不走就迟到了。

于是我转身走向我的车,跨上去后,中年男冲上来拖住我的车后架。在群众怒斥中,终于还是放了手。

这个故事告诉我:千万不要学东郭先生。

两年前,当我骑着一辆破电动车,试图转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这破车刹车不好,不争气地没刹住,结果撞到一辆比它更破的车,对方整个锈迹斑斑的车轮都已经坏掉。

我撞到别人,我无话可说,我愿意承担责任。但我只想赔偿他一半的损失,因为他没有刹车,导致被我撞到,如果我同样不刹车,那么,无疑是他撞到我。所以,我有撞到的责任,他有没刹车的责任。

周围有人围观上来,这新的一天对他们又有了新的谈资。

被我撞到的人,显然也没有这样的经验,于是在我建议下,他打电话问了一个修车的朋友,得知修车价格大约要200。我本想赔一半,但是他这辆车,看起来卖破烂也卖不到200,而且凭他的衣着,我很容易猜到他的职业,我爱心又泛滥了,决定给我200,因为我赚200可能要比他容易得多——虽然我怀疑,200能够弥补他的损失。由于身上没有现金,我用自己的车,载他去ATM取了现金,又把他载回原地。

当这位木讷的男子坐在我的电动车后面,我很小心地打听对方工作的地方——我没有问他的职业。我想起来中学时候的那次事件。我真希望,这个社会,没有那么多的人伪装自己是受害者。小孩子自己跌倒,哭得那么大声,其实并不是因为摔得多重多痛,只是为了博得大人的哄,还要大人去打骂那无辜的地板。

有关文章:[一起撞车事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