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他们

他是个很有禀赋的人,同我一样,自许颇高。从认识的开始,我们就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彼此赞许和各自比拼。

直到后来我们都悲哀地长大了,虽然曾经在最美好的年华中烙印上对方的记忆,见证过彼此的疼痛,却再也不愿意再执手相望。我想或许是不忍回顾的太多,以致人们都不愿意从别人身上看到从前的自己。

前一段时间他突然在网上联系我,客气的对话,若进若退的探询。我猜测,他兴许是想看看昔日的参照物今时现状。但他好像要为我指明一条光明的道路,“凭你的能力,不应该这样 。”他说。我一笑置之。后来谈话很自然地没有继续。当然可能是我不习惯创造和延续话题的缘故。

过了些时候,有个我们共同认识的人,突然问我,是否有和他联系,我说很少,那人“哦”了一下。

再过了些时候,又有另一个我们共同认识的人,又是突然找我,但我们的谈话没有继续进行。然而,我已经有一种预感。

今晚特地和我们曾经共同的伙计谈起这件莫名其妙的事,伙计说昨晚收到他的短信,但没有理会他。

我更加证实了猜想,于是联系我的另一个手足,竟然、果然也有联系他。

我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忽然想联系所有有关联的人。只能有几种可能,但我真的不希望是任何一种可能。

双子座的我们如此桀骜,你为什么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个聪明的你呢?曾经争先在早读课上抢在全班的前面背出还没有教授的整篇文言文,曾经目睹对方最心碎或麻木的时刻,曾经在网吧通宵达旦用同一台机玩双人泡泡堂而我总是输掉等你来救。

想起了另一个人,曾经是那么一位阳光少年,仅仅毕业一年,就已经在QQ签名写上:“我恨XXX。”他恨他自己。而且,他果然也做了一些让人厌烦的事情,直到后来,他终于做了让大家都愤恨的事情,直至被驱逐出QQ群。

我真的不知道有些人都在干什么,就像人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一样。但我安静地活着,没有去打扰任何人。

曾经的少年哪里去了?为什么人一定要这样忧伤地蜕变呢?

后来的他们》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