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才子情怀

昨天傍晚在一块很僻静的草地上躺着,突然就想起了很久以前说的一句话,在多年以后,那句话依然清晰,一下子夹带着那时候的气息侵袭了我的脑海。

实际上是一副对联。更具体的说是一句下联。因为上联实在不怎么样,是说水果的。当时的语文老师要我们针对上联对一句下联。当年的我是多么年少气盛,在很多胡乱拼凑字数的“对联”面前,老师问了一句:“还有吗?”我站起来了。

我从容不迫地在黑板上写了两句下联,另外其中一句写古代美女的,还有一句,我实在记得太清楚:

“风花雪月秋伤,均属才子情怀。”

如果是现在,我已经会写“秋殇”了。当时取的是古人悲秋之意。

当年有很多类似的场景都是这样定格。比如,在语文课还没有教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背诵完课本上所有的古诗词和古文,在开学几周之后,就用三个本子写了二十几周的作文,然后接连好几周理直气壮地不交作业……

其实以前写得很多。看的也多。有一次在漫的文字中看到写我的,在她笔下,我是一个上语文课时候公然在面前翻开一本厚厚的《史记》脸上带着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家伙。我看了也觉得从别人的角度看自己挺稀奇,当时我是这样的吗?或许我当时摊开的不是史记,而是别的什么书,但终归还是在漫和其他人眼里留下了那么一个印象。

有时我会拿现在的自己和那时候相比,哪个更像我?或许现在我更能适应现实,对这个世界看得更透,在很多时候,韬光养晦,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锋芒毕露。这个世界,提防你的人实在太多。

后来我再也没有动笔了。那时候我一直没有出席一个活动,有一天老师发火了,全班超过一半的人都缺席,所以,我成了被罚站的人之一。老师提出了一个条件,可以当场背诵《阿房宫赋》的“赐座”。那时候还没有学那篇文章,没有人会背。我本可以隐藏在那么多人中间不出声的,但可惜我太过负气,站在那里,十分钟看完课文,然后很顺利地背完了整篇文章。当然,我可以坐下来了。我不仅坐了下来,而且,一声不响地撕碎了我的作文本。当然,还有一件为数不多的人知道的事情,但那已经不需要再提了。那年夏天开始,我试着麻痹自己的敏感,再也没有给过任何人机会。

在空间里面看到些热心的人在评论我这个人,还有我那几个稀稀拉拉的文字。觉得很抱歉,我不能给你们更多。不过傲气如我,你们也没有介意,还是要说一句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