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死

平日里上班路上经常看到市政府门口有人拉着惨白横幅静坐,司空见惯了。大概院子里面的人更是见得多,反正是一周五个工作日,多半门口被守住,也不冲突,门里的、门外的,相安无事。

外面的这些人,多半是因为拆迁、强占土地什么的来折腾,有时候是羸弱苍老的退伍兵、越战老兵。很想知道这些人是否明了,领导的办公地点从来就不在办公室,领导们忙着奠基剪彩、会客商、发表重要讲话,如果没有专职的阿姨和秘书打扫,办公室恐怕都是久积灰尘。

休假了一个星期,第一天上班,路过市政府门口,大院门口空空的,居然一下子感觉不对劲。

继续前行,发现不远处有新的热闹。

几位妇女跪坐在一家宾馆门前,烧着香和纸,哭号连连,宾馆里面,是几位手足无措的服务员。路过的人都禁不住驻足观望,也有专看热闹的定在那里继续勘察。

多半是死了人。凶杀?情杀?或许是夜半被债主仇家杀死,也许是无知少年落入恶毒网友夺财害命?这社会有很多超出想象力的事实,想想也就算了。

傍晚下班的时候,再次经过,发现宾馆门前多了两条横幅,也是惨白惨白的,凌厉的黑色狂草字体:杀人偿命。

和朋友一起吃饭,他说原来竟是跳楼。据说夜半警察在宾馆抓捕三个瘾君子,其中一人终身一跃,从六楼自由落体,一命呜呼。看来吸多了,就会自以为蝙蝠侠了。

想到门口跪着的一老一少两妇,还有旁边坐着的少男少女,不禁悲催。政府门口拉横幅的人们,还是为了自己被剥夺的权利和财产;而他们,却为吸毒逃窜坠亡的瘾君子“讨公道”,有何颜面来拉横幅?既是瘾君子,对你们,对他,何尝不是一种解放?气数已尽,抵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