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同胞

中午打包外卖,经过市区必经之道的桥梁,商业区、公交站。有人围观。发现是两辅警控制了一个人。那人比平常男性都高出一个头,卷发泛黄,左手持一顶白帽子——哦,新疆小偷。

起初我并无好奇,因为传闻常言,新疆出小偷。我未曾遇过新疆小偷,我印象中,他们都开一间兰州拉面馆,不管多热的天气,都戴着一顶白色的平顶帽子。再有就是,他们常常欺客,卖一种什么糖,强卖强买,缺斤短两——但也只是听说而已。

虽然只是道听途说,但我除了偶尔吃下兰州拉面,还真不敢买他们的糖。

我打包外卖回来的时候,突然想到,为什么他们总是戴在头上的帽子,被他拿在左手?

是民警要求?还是他自己摘下来?

我倾向于第二种。或许他只是想摘下穆斯林标志性的帽子,淡化他新疆人的标记,以免再一次抹杀他的整个民族。

很多人围观,很多人经过之后还频频回头观望。我没有逗留,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小偷,不管他是否新疆人,是否穆斯林,是否维吾尔族。他和他的民族,跟所有中国的人们一样,有窃贼,有君子。人们纠结的,只是他们特立独行的面庞与白帽子。就跟乌鸦是黑的,人们就以为黑的都是乌鸦一样。他们与河南人一样,都是“被伤害”的人,也跟东北人一样,都是“活雷锋”。然而我要说,这些跟他们是哪里人,真的没有关系。

往前走一段,发现一个汉子拉着拖箱走,与抓小偷的地点背道而驰。我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他的着装,也是少数民族。然而他的着装,更像是蒙古族,而非维吾尔族。

这个城市基本不会同时出现很多少数民族。如果他们是同伙,这算不算逃逸;如果只是偶然,这算不算唇亡齿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