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来

前日看太阳很猛烈,立秋过了天气应该快凉了,于是把棉被拿到天台晒,结果下午暴雨大作,晚上回来的时候也懒得去收了。第二天继续晴空万里,想着应该可以晒干了,结果老天爷依然毁约如故。

后来去收了下来,丢在楼梯间挂着。

楼下的伙计终于要搬走了,千里迢迢去三角洲闯荡,估计去面试的时候,是打算着还回来的,什么也没带,想不到居然被聘用了,快递钥匙回来委托我帮忙退房和快递余下的物品。

今天睡到中午起来,听到对面的猥琐男找来女的摸摸索索了一天,晚上出去的时候,发现走道里堆了几包行李,看样子是要搬走。终于可以摆脱走道里传出的他房间的奇异味道了。

这样一来,这栋两层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人住了。

接了一个短片的制作,看了一天的原始材料,乏力的很,几乎无从下手,于是间断玩玩俄罗斯方块。

中午煮粥吃,吃了几口竟然吃不下去了。一直到晚上,还是很恶心,不过肚子饿,于是出去打包了炒面和炒番薯叶,拿回来丢了半天也没什么食欲。出去的时候,感觉路上行人,夜微凉。

拉着QQ好友列表扫了几次,随手点开一个窗口,发现这个曾经好玩的女孩,好像已经遗憾地长大了,于是默默关掉窗口。另一个人,则点开了我的窗口,问:“最近过得怎么样?”我想,正常人应该会回答“还好”吧——除了这个回答,有多少人会有其他答案呢?我回复:“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窗口又关掉了。今天中午还有个人,则发来一句“嘻嘻”,我看到消息预览,但一如往常地没有打开查看窗口。接着对方又发来一句:“你不理我了?”有点无语,我什么时候表示过我会回复这类对话,难道我要回复“哈哈”?

下午到夜晚,天一直阴着,也不下雨。这准备的是秋天还是冬天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