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上讲台

上讲台,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次有所不同。

以前抛头露脸,要么在讲台或者会议桌狂批下面的小干部,要么在舞台竞选或者领奖,这些都很容易。

现在我站在讲台,是要给那帮泰国留学生讲课。

我从来都没准备把自己打造成一名教师。虽然我读的学校是一所在广东不数一只数二的高等师范院校,但是据说我是非师范类。有一段时间,班里、还有前几届的师兄师姐都闹着转为师范类专业。我觉得无所谓啊!难道到这里来的都是冲着做教师去的?看来我还真是异类。

当我想到我要面对讲台下面黑压压的人头,那些期待的眼神都盯着你的时候,我担当的起吗?湛师有言:“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还有;“崇德厚教,为人师表。”每次看这些我都心虚。你学高乎?身正乎?德彰乎?我怕我误人子弟啊!

当你站在讲台,你就不是一个展现自我个性的表演者了,你要把知识以你最大的努力最高效率地传授给那些期待的学生。我不能展示我的个性,不能表演我的嚣张,不能流露一点不屑。是的,我要耐心,要认真,要有条理,吐字清晰文雅标准,对了,不管我多么心情不爽,都要面带微笑……

面前的学生都不是中国的学生,我第一次讲课,就要把所谓的对外汉语专业知识派上用场(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Teaching Chinese as a Sencond Language——这就是我们对外汉语专业的真正名称)。他们是泰国的大学生,皇家大学的,听来就牛气哄哄的,而且据说他们习惯了上课迟到半小时(不过今天看来,这种泰国式的习惯在他们来中国一段时间之后已经改善了很多,今天都按时到了)。更郁闷的是,他们回答问题的时候,竟然在下面用泰语“激烈”讨论,我站在讲台上面除了傻眼还能干啥(挺住,别流露在脸上,要面带微笑)?

不就教个问路而已吗?天哪,左右都分不清楚……那些学生好像年级不一样,汉语水平也是参差,就这样那些明白我说话的就回应我,不明白的就睁大眼睛。但是课程总是要进行下去的,一直讲,感觉好像在拖着他们走(做老师相当于放牛?)。第三四节课是刘教授讲课,我顺便旁听。听写词汇,有个女生上去不会写,下面学生把字写在纸上举起来,黑板上听写那女生回头“参考参考”……我们小时候也有人是这样过来的吧,呵呵!

讲完课下来,旁听的同学评价火候尚可,就是没有摆脱一直以来我说话的弊病:语速太快、发音不清(连周杰伦发音都学清了,怎么我还老是这样故意口齿不清)。以后还会不会进行第二次讲课呢?难说!

顺便说下,刘老师的讲课堪称艺术,再次领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