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过客

乘坐市际直达车,找位置时候,有个女的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招呼我坐到她旁边。嗯,其实我不是很介意。

车还在站,未发,旁边的女人问我借车票,我疑惑地给她。于是我得知她没有买票,估计是从车站里面直接潜上车的。车站人员上车检视,只是草草看了一下大概人数就下去了。

我旁边这女的钻到座位靠背的遮挡下去了,检视人员没有发现她。我注意到这女的很不安,蹲在座位下,有规律地抖动右腿,应该是试图用这动作来缓解紧张,还一边拿一支笔在座位上划。

检视人员走了之后,我多次叫她起来,但她一直等车出站之后才慢慢起身。

我简单问怎么回事,她说得含糊不清。据我了解到的,她好像是在这城市工作,回去另一座城的老家,父亲不在了。她自称在一家私人学校教书。会是什么学校呢?我看见她穿很朴素的黑裤白衬衫,是常见的农村妇女会穿的那种样式,她手上那支笔,笔杆上有一家酒店的名字。她说她手机、钱都不见了。我好几次问是不是被人偷了。她也没回答是不是,只是说不见了。

好吧,我并不是喜欢探究人家隐私的人,而且她让我觉得有点怪异。虽然我的票一直在她手上,但一张票不能出什么事。

哥有点累,也疲于交谈,眯起眼睛睡觉。期间我醒来几次,用眼角看到她每次都是斜靠窗口,脸稍稍向窗外,眼睛流露着一种莫名的神色,不是忧郁,不是悲伤,不是累——但又好像都有一点。

我快到站时,想给几块钱她坐公交车,本来想给五块,结果翻遍钱包没有五块,于是拿出一张十块,递给她,说叫她坐公交车回去,毕竟等下车都晚上八点了,她要回到所说的家里,还有点远。她拿了钱,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问我放不方便给个联系电话。哎哥烦这套,不就一顿快餐钱么?哥出不起,也就吃一顿泡面得了。

我在总站下车后,后面跟着下来一个女生,她本来坐我前面。我正四处张望公交车,那女生走过来,问我能不能给我的车票给她。我确实吓了一跳,这车又不是诺亚方舟,怎么人人都跟我要车票?2012的船票没这么容易买到吧。

女生解释她刚刚毕业,想拿车票报销,还解释了几句关于公司什么的,没听明白。

于是我向旁边招手,问那位同坐的妇女拿票。她手上居然几张票!我说要给那位女生拿去报销。她显得有点为难,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手上撕下一张票来。我拿到票,说我给你的是一张,你怎么是从几张上撕下来的,应该不是今天的吧?她说是今天的。我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一下,果然是当天的。不过我给她的票是16号的,她给我的却是11号的。

着实郁闷。不过还是拿了票给那位漂亮的女生。

我上公交车的时候,那位妇女也要上,我想起自己给她的是一张10块,不能投币,准备拿出一张一块钱给她坐车。但是她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说不用了,司机知道她。她在我前面上车,居然真的没有投币。

上车后,妇女坐前面,我特地去了后面坐。不料到半路,她突然走到我旁边座位,断断续续和我交谈,问我一些问题。不过我最烦别人问我隐私了,于是很简略地应付了几句。但她对市区的熟悉程度居然超出我想象,从相貌衣着上,实在看不出来她有一个男人般清晰的头脑。

后来她到公交换乘站,下车去了。

这天,2个女的,让我费解到现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