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小超老师的三个火枪手之一

在国生毕业之后,我以为湛师会在我的视线里渐渐消失,因为里面再没有我认识的人了。可是老天特别眷顾我,把他们送到了跟前。

07年7月,湛师三下乡支教队伍来到学校,云龙带了一个队员来到我的房间,短发,黑色眼镜,拉着电脑,是队伍的技术员。因为要用网线,恰好老廖回家了,空着他的床位和网线,所以云龙就把他带到我这了。于是,他便成了我的上铺,一个刚上大一的大男孩。

接下来的十天,白天他就拿着相机出去晃悠晃悠地拍照,晚上在电脑前默默地贡献着含金量极高的技术,看着他娴熟的电脑技术,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读计算机的,一问,居然是中文的!吓我一跳。原来他也是扛着异样的枪瞄准异样的目标,只是扳动扳机的瞬间,他一定会思考着用优美的词去形容子弹的弧线以及收获后的喜悦。

一个文质彬彬的天才杀手。优雅却可以一击即中。

一回生二回熟,晚上我睡下铺,他躺上铺,我们也开起了卧谈会,聊电脑,聊湛师,聊学生。然后道声晚安,继续寻梦。

队伍的活动有声有色地进行,有武术班,体育班,舞蹈班……学生越来越喜欢这一群大姐姐大哥哥。看着其他队员都做起了小老师,而且效果很好,威童也心生羡慕,很想体会一下站在讲台的感觉。可惜他只能在幕后摆弄着电脑,做着真正的幕后英雄。扛着不一样的枪,用不一样的子弹,与战友共同进退。

离开的那个早上,学生和小老师哭成了一片,而他却不能哭——他要拿着相机抓拍,留住这感人的瞬间。直到车开出了校门,开上了大街,他才上车。他没流泪,可是,我知道他在心里已经哭成汪洋大海了。

我有时候会把威童叫成老威,虽然他比我小4岁。此刻,他正在上铺睡觉,而我,在他的电脑里敲着这篇文章。假期他一个人留在宿舍里,我的到来,感觉像是回到了一年前他来我的房间那样,两个人,两杆枪,扳动扳机的瞬间,我们相视而笑,哪怕射落一地鸡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