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左朝胜:怕

以下为部分摘录,原载:《科技日报》2010年8月20日376期 胜观察354:怕

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怕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那么,我们就痛定思痛认真地剖析已经发生过的每一场灾难。假如我家住在山之畔,我们就常察山而非治山;假如我家住在水之滨,我们就常观水而非训水;假如我家住在原之上,我们就常测地而非毁地;假如我家住在城中央,我们就常巡检而非乱建……风起于青萍之末,堤溃于蝼蚁之穴。每一次山崩地裂,我们擦着泪眼回看,都发现许多让我们无法补偿的遗憾;每一次灭顶之灾,我们装殓着亲人反思,都悔恨一些让我们痛彻心扉的疏忽。洪水决堤时,露出的茅竹“钢筋”;校园坍塌后,看到的豆渣“水泥”;地上天坑,暴露的地下水土流失;地壳变异,诉说着征服自然的“伟绩”;我们的山体为什么如此脆弱,无雨便旱有雨则塌;我们的大地为什么这样敏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我们的四季为什么这样紊乱,北方高温南方冰雪;我们的城建为什么这样畸形,兴也勃焉亡也忽焉……还不该怕吗?“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这可能不再是林黛玉的无病呻吟了。就连好莱坞的灾害大片《2012》,恐怕也不能看做是一派胡言。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似谶成真”,我们不是被灾难吓昏了,我们实在是“怕”得不够。

如果,我们能够因怕而对山川江河察言观色,因怕而对林木花草放下刀斧,因怕而对鸟兽虫蚁悉心倾听,因怕而对晨昏阴晴真情感受。我们的怕就会升华为——

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未来,敬畏宇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