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

本来约好云姐带她三岁的囡囡过来玩,我带这小屁孩去遛公园,结果小家伙突然感冒了,不能成行,于是2012年的第一天,我像往常一样睡到中午。

起来后改为约人吃饭,饭店也预定好了,结果到下午五点多,都放我鸽子,结果和两个人去了自助火锅。虽是傍晚,街上热闹得很,从满地的垃圾和促销小妹的疲惫依然看得出白天经历了怎样的虚华,新年的第一天,都放假了,熙熙攘攘,只有商家还在卖力促销。

走进沃尔玛,还有22天才到春节,商场里面我上个星期看到的年货已经被新的取代,门口挂满了新鲜出炉的对联,摆满了红包皮。

继续阅读全文→

后来的他们

他是个很有禀赋的人,同我一样,自许颇高。从认识的开始,我们就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彼此赞许和各自比拼。

直到后来我们都悲哀地长大了,虽然曾经在最美好的年华中烙印上对方的记忆,见证过彼此的疼痛,却再也不愿意再执手相望。我想或许是不忍回顾的太多,以致人们都不愿意从别人身上看到从前的自己。

前一段时间他突然在网上联系我,客气的对话,若进若退的探询。我猜测,他兴许是想看看昔日的参照物今时现状。但他好像要为我指明一条光明的道路,“凭你的能力,不应该这样 。”他说。我一笑置之。后来谈话很自然地没有继续。当然可能是我不习惯创造和延续话题的缘故。

继续阅读全文→

那天忽然变成一只猫

在公交车站下车后,想着还要走一段路去办公室,还要面对电脑在今天完成必须的枯燥任务,有点找不着方向。

忽然看到前面一家商店门口的售货玻璃桌上躺着一只猫。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边,商店门口,亮堂堂的玻璃桌子上,一堆瓶装纯净水和花花绿绿的糖果、打火机之间,它就那么肆意地躺着。

肆意,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它不在乎被人看到自己的睡相,斜着面向空中,身体好像被人不经意丢在桌上的抹布,一点不讲究摆放的位置和形状,四条腿的一部分无意地掉到了到桌子外面,就那么随便垂着,好像也没有不舒服。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