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站又遇贼子

今天在公交站坐公交,翻遍钱包和电脑包,想找点散钱坐车。这一幕,已然暴露在别人用心的贼子眼下。

车到了,于是我赶紧上前去准备上车。等车的时候,明明只有两三个学生在候车亭,我刚想上车,感觉身边突然冒出来一些男子。我不习惯挤车,礼让前面一名男子,但是他竟然没有上车,作出踏上车的动作后又转过来,丢掉一张手机卡模样的东西,然后蹲下去,捡几下捡不起来,于是用手扯我裤腿。

这一幕太真实了!让我回想起几年前在另一个公交站遇到的同样情况。那时候也是一个男子扯我裤腿,捡地上的硬币。后来我才发现手机不翼而飞——同一个地点,手机被窃的一周前是MP3被窃。于是,我把本来就插在裤袋的手放更警惕了——左边裤袋装着我的手机,右边裤带装着钱包。

继续阅读全文→

拖鞋宅男

天气很热,所住的房间刚好又是两层小楼的2楼,太阳把房间烘烤成了蒸笼,实在受不住,于是背起笔记本坐公交到办公室吹空调上网。

后来去了商场,走进宽敞明亮的店堂,一股土鳖的商业气息试图把我裹挟起来。

我不以为然地轻踏了一下我的拖鞋,忽然想到“拖鞋宅男”这个词很适合我。想想看:在这个热烘烘的夏天里,商场里装饰考究,售货员浓妆艳抹,来往的客人衣冠楚楚或花枝招展,一切都似乎在努力摆出一副上流贵族的姿态,就连进城逛街的郊区农民、小混混、小情侣都欲盖弥彰地用脂粉衣着刻意修饰,仿佛这样别人就看不出他们言语动作里的卑怯和不入流。而我,大摇大摆地踢踏着我的拖鞋,肆无忌惮地走在有闪亮倒影的大理石地板上,目空一切,切!

继续阅读全文→

路上过客

乘坐市际直达车,找位置时候,有个女的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招呼我坐到她旁边。嗯,其实我不是很介意。

车还在站,未发,旁边的女人问我借车票,我疑惑地给她。于是我得知她没有买票,估计是从车站里面直接潜上车的。车站人员上车检视,只是草草看了一下大概人数就下去了。

我旁边这女的钻到座位靠背的遮挡下去了,检视人员没有发现她。我注意到这女的很不安,蹲在座位下,有规律地抖动右腿,应该是试图用这动作来缓解紧张,还一边拿一支笔在座位上划。

检视人员走了之后,我多次叫她起来,但她一直等车出站之后才慢慢起身。

继续阅读全文→

你贺或者不贺,生日就在那里

前一段赶上生日。QQ又提前提醒我以及我的QQ好友了,那个讨厌的点着蜡烛的蛋糕一直闪。

其实我很想不去记得自己的生日,很想在生日当天忘记日子然后第二天才发现生日居然已经过去了,但屡屡失败。总是一不经意就看到日子将近了。有一次我差点成功了,但功败垂成,傍晚的时候居然想起来了。

去年生日的时候,QQ空间那里收到很多人的电子贺卡,搞得想低调都不行,然后被人拉过去搞了铺张的生日宴会。不过我坚持一张贺卡都不回,只在QQ签名一句话一并谢过。虽然我是个不拘的人,但是不代表我是个没礼貌的人。

继续阅读全文→

今天是愚人节,所以上天让我破财消灾

今天按指纹签到第一天,所以车开得不像平常那样悠哉悠哉,在这个直角,虽然我的破车刹车不好,但我还算刹车了,对方估计也没有刹车(明显看得出他的车比我的更破),所以我这个刹车的就撞到那个没刹车的了(反过来他刹车我不刹车也一样)。

他好几十岁的人,居然也懵了,拿出烟抽起来不知道怎么办。看他人还老实,估计是在这个学校做校工的,咱挣两百块比他容易,而且看起来我开车的路线确实有点理亏,所以给了两百块给他自己去修。

结果今天一天心情特舒畅。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