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开始,进行电脑科普扫盲

昨天中午12点在论坛发了个帖子,结果引来十余人围观。

本意是想找个助手,帮忙做一些智力型的体力活,同时我提供电脑技术指导作为回报。现在明显热情的童鞋特别多。看来想单纯带一两个人会有点扫了大家的热情,经过一天的痛苦与兴奋的煎熬,最终决定创个Q群,但是Q群的话,像我这么懒的人,又不会特意去创造话题。于是,刚刚决定,随机性的信息在Q群讨论,一些系统一点的学习知识在博客阐述。

首先说明的是,我已经有徒弟,而且已经超过4年没有再收过徒弟,现在还没有打破这个记录的计划。所有跟我学习的人,都是朋友,互相学习。我水平也不至于很高,只是足够在网上活得稍微自在点而已。但我会倾囊而授,这一点无需质疑——当然,要想真正有所长进,看个人造化。


[……]

继续阅读全文→

公车站又遇贼子

今天在公交站坐公交,翻遍钱包和电脑包,想找点散钱坐车。这一幕,已然暴露在别人用心的贼子眼下。

车到了,于是我赶紧上前去准备上车。等车的时候,明明只有两三个学生在候车亭,我刚想上车,感觉身边突然冒出来一些男子。我不习惯挤车,礼让前面一名男子,但是他竟然没有上车,作出踏上车的动作后又转过来,丢掉一张手机卡模样的东西,然后蹲下去,捡几下捡不起来,于是用手扯我裤腿。

这一幕太真实了!让我回想起几年前在另一个公交站遇到的同样情况。那时候也是一个男子扯我裤腿,捡地上的硬币。后来我才发现手机不翼而飞——同一个地点,手机被窃的一周前是MP3被窃。于是,我把本来就插在裤袋的手放更警惕了——左边裤袋装着我的手机,右边裤带装着钱包。


[……]

继续阅读全文→

有点二的窃听风云

一个人去看了今天中午11点第一场的《窃听风云2》,发觉这部片还真是有点二。

说实话,对于“二”我不是很了解,但我觉得这部片真配得上“二”。

昨天或者前天,看到转发的黄奕的腾讯微博:“窃听风云2首映了,女生负责风云”。一直以来我就不喜欢这个女的,既无姿色又无演技。虽然不至于像范冰冰那样恶心(又无作品又爱炒作),但有她的片子,概无兴趣。但这部片是重量级港片《窃听风云》的系列片,又有三大型男,特别是我比较顺眼的古天乐,所以一直期待了很久。


[……]

继续阅读全文→

腾讯在线直播爱情动作片

晚间刷新微博,忽然有业内极客爆料腾讯在线直播爱情动作片,点击进去,果然是空穴来风(文盲,查查”空穴来风“的本意)!

视频大约几分钟,前后上下等各种姿势表演均有所涉及。地点是办公室,女猪脚相当投入。

从我得知消息到其他人反映网页已经杯具地404,时间大约10分钟。

但随后又有极客贴出了该SWF文件的实际地址。直到半小时后我看完一些新闻、慢悠悠地PS完视频截图、上传图片、打完这篇博客,该SWF地址仍然可以下载。

考虑到可能有纯洁或假装纯洁的童鞋闯进我博客,图片经过本人小小的PS(PS后比某些门户网站刊登的XX门还纯洁呢),不过图片精神不失。


[……]

继续阅读全文→

拖鞋宅男

天气很热,所住的房间刚好又是两层小楼的2楼,太阳把房间烘烤成了蒸笼,实在受不住,于是背起笔记本坐公交到办公室吹空调上网。

后来去了商场,走进宽敞明亮的店堂,一股土鳖的商业气息试图把我裹挟起来。

我不以为然地轻踏了一下我的拖鞋,忽然想到“拖鞋宅男”这个词很适合我。想想看:在这个热烘烘的夏天里,商场里装饰考究,售货员浓妆艳抹,来往的客人衣冠楚楚或花枝招展,一切都似乎在努力摆出一副上流贵族的姿态,就连进城逛街的郊区农民、小混混、小情侣都欲盖弥彰地用脂粉衣着刻意修饰,仿佛这样别人就看不出他们言语动作里的卑怯和不入流。而我,大摇大摆地踢踏着我的拖鞋,肆无忌惮地走在有闪亮倒影的大理石地板上,目空一切,切!


[……]

继续阅读全文→

到了最后,终于爱上

其实我一直没有像那些哈迷一样那么热爱这个霍格沃兹世界。书只在无意中看了第一部,没有很深的感受。前三部的电影大行其道的时候,正读高中,去音像店租了3盘盗版碟回来看,电影画面的阴暗,加上盗版碟的画面质量,还有看起来思路不清的电影情节,让当时的我十分失望。

直至2010年的冬天,在我培养起一种海纳百川的观影习惯后,我终于下定决心从头再看一遍哈利波特。从已经看过但完全没有印象的前三部,一直看到第六部,后来又看第七部上集。感谢BT下载的1024P盗版,画面精致几乎无可挑剔,我终于坚持追上这个简直可以拿来拍成连续剧的电影。


[……]

继续阅读全文→

那天忽然变成一只猫

在公交车站下车后,想着还要走一段路去办公室,还要面对电脑在今天完成必须的枯燥任务,有点找不着方向。

忽然看到前面一家商店门口的售货玻璃桌上躺着一只猫。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边,商店门口,亮堂堂的玻璃桌子上,一堆瓶装纯净水和花花绿绿的糖果、打火机之间,它就那么肆意地躺着。

肆意,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它不在乎被人看到自己的睡相,斜着面向空中,身体好像被人不经意丢在桌上的抹布,一点不讲究摆放的位置和形状,四条腿的一部分无意地掉到了到桌子外面,就那么随便垂着,好像也没有不舒服。


[……]

继续阅读全文→

路上过客

乘坐市际直达车,找位置时候,有个女的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招呼我坐到她旁边。嗯,其实我不是很介意。

车还在站,未发,旁边的女人问我借车票,我疑惑地给她。于是我得知她没有买票,估计是从车站里面直接潜上车的。车站人员上车检视,只是草草看了一下大概人数就下去了。

我旁边这女的钻到座位靠背的遮挡下去了,检视人员没有发现她。我注意到这女的很不安,蹲在座位下,有规律地抖动右腿,应该是试图用这动作来缓解紧张,还一边拿一支笔在座位上划。

检视人员走了之后,我多次叫她起来,但她一直等车出站之后才慢慢起身。

[……]

继续阅读全文→

天下窃贼如此多,你算老几?

心血来潮又去谷歌搜索了下自己名字,发现这个网站(如图)。我只在腾讯开了微博,我很想知道,这网站是如何采集我的腾讯微博的,而且是同步更新。所有关注资料完全无误。一个十分突出的现象是,页面上居然没有登录和注册按钮!

看到网站名字有点熟悉,翻找了一下微博,果然,腾讯官方账号(@腾讯薇薇)祝贺浙江微博开通。哄抬合作伙伴而已,用得着这样制作僵尸微博么?


[……]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