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他们

他是个很有禀赋的人,同我一样,自许颇高。从认识的开始,我们就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彼此赞许和各自比拼。

直到后来我们都悲哀地长大了,虽然曾经在最美好的年华中烙印上对方的记忆,见证过彼此的疼痛,却再也不愿意再执手相望。我想或许是不忍回顾的太多,以致人们都不愿意从别人身上看到从前的自己。

前一段时间他突然在网上联系我,客气的对话,若进若退的探询。我猜测,他兴许是想看看昔日的参照物今时现状。但他好像要为我指明一条光明的道路,“凭你的能力,不应该这样 。”他说。我一笑置之。后来谈话很自然地没有继续。当然可能是我不习惯创造和延续话题的缘故。

继续阅读全文→

再见了,我的公主殿下

雨下得很没有纪律。

今天是你拍毕业照的日子。

风也萧萧,雨也飘飘。

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一直不相信偶像,却一直把你当做了偶像,自己却没有发觉。

假如历史能够改写,我仍然感谢命运让我遇到你。

整个大学生活中,没有哪个女子让我如此崇拜,并且喜爱。

我还记得那天我在门外等了三个小时,还剩下几个人就轮到我了。你突然出来告诉我,我不用复试了。首先是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你说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那时候我年少气盛啊,很不高兴地表达了让我白等三个小时的不满,最后还很正式地和你握手,这次是你楞了一下。初次相识就在这里,教四的四楼403课室走廊。

继续阅读全文→

人说是双子座

因为是双子座,所以要享受,也承受。

这条估计一开始就在我空间研究了2小时的双子座小飞鱼看得很透。

自由,脱离,束缚。这就是主旋律。

独立和孤独同时存在。

最享受夜深人静,所有人睡去,唯我独醒。

现实,总是低于追求的水平线,于是很容易溺水。

也许当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的时候,不习惯也要习惯了……

说到双子座,想起chao,开始的时候很美,但是双子就不应该凑热闹,知道得太多了,那只好再见。

继续阅读全文→

[转]小超老师的三个火枪手之一

在国生毕业之后,我以为湛师会在我的视线里渐渐消失,因为里面再没有我认识的人了。可是老天特别眷顾我,把他们送到了跟前。

07年7月,湛师三下乡支教队伍来到学校,云龙带了一个队员来到我的房间,短发,黑色眼镜,拉着电脑,是队伍的技术员。因为要用网线,恰好老廖回家了,空着他的床位和网线,所以云龙就把他带到我这了。于是,他便成了我的上铺,一个刚上大一的大男孩。

接下来的十天,白天他就拿着相机出去晃悠晃悠地拍照,晚上在电脑前默默地贡献着含金量极高的技术,看着他娴熟的电脑技术,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读计算机的,一问,居然是中文的!吓我一跳。原来他也是扛着异样的枪瞄准异样的目标,只是扳动扳机的瞬间,他一定会思考着用优美的词去形容子弹的弧线以及收获后的喜悦。

继续阅读全文→

红颜知己

女子之谓好,好女子之谓红颜。

近者之谓友,无间者之谓知己。

无间的好女子即为红颜知己。

世间红颜颇多,知己甚少,红颜知己更是可遇不可求。

可幸的是,红颜知己虽少,但还是有的。

我朋友不多,知己更少,红颜知己有几个?

其实算上来,还是有一些的,可惜陪我到最后的很少。她们就像那些花儿,在我生命中开放过,然后我的下个季节没有了她们的踪影。在我心中常常留下很多怅惘。人生应该是这样的,没有哪朵花是专为谁开放的,也没有谁会单独偏爱某一朵花至于停驻不前。

继续阅读全文→

[转]同也不同,学也不学(作者:王小妮)

有一个教师,他站在1978年3月的大学讲台上,当时窗外好像零星地飘着清雪。

教师的鞋像只死鳄鱼的脑袋那么软塌塌的。他对眼前互相陌生的学生们说:现在,你们都坐在这间教室里听我的课。你们记住我的这句话–将来,就在你们中间.,有些同学的水平足够给另外一些同学上课。别看今天都坐在下面,甚至有些人连做另一些人的学生都不配。

我半心半意地听课,也半心半意地记住这教师的话,当时不以为然。

说这话的教师已经离开了讲台。

继续阅读全文→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句本是纳兰词,轻描淡写的几个普通文字组合起来,道尽了人世惆怅。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当若何?

没有人生来认识,熙来攘往不计其数的人,有些会参与你的生活,有些会深入你的生命。有谁能如初见时的样子?

以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生活中的内容,我遇到的许多人都是这样的人,曾经有一个无关要紧的交集,然后分开,互不相干。

然而,如果命运安排我们能一起走得更远,那么,你可能会成为我的朋友,恋人,爱人,这时候你已经进入我的生命中。命运必须如此安排吗?我们的相逢难道不会是一个偶然?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别人,为什么你会成为我生命的部分?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