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早就回忆了

不知不觉忽然就到了本命年,越发觉得自己似乎很老了。不仅仅是因为时光的原因。人活着,究竟会留下多少记忆?在每个恍惚的刹那,还有睡醒前忽闪的念头,深夜难眠纠缠的思绪,常常地把我拉回到那些模糊而又清晰的场景。

觉得自己很像一只什么动物,一路走下去,不断把路上碰到的东西捡起来装进背包里,却从来都无法丢弃,越发沉重。

那天应该是在宅了很多天后被人拉出去,第一次看见外面的阳光——虽然是夕阳。去了图书馆,目光随意地流过一排排书架,许多书脊上的文字一闪而过,却忽然定住,一本书,名字叫《这么早就回忆了》。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