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他们

他是个很有禀赋的人,同我一样,自许颇高。从认识的开始,我们就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彼此赞许和各自比拼。

直到后来我们都悲哀地长大了,虽然曾经在最美好的年华中烙印上对方的记忆,见证过彼此的疼痛,却再也不愿意再执手相望。我想或许是不忍回顾的太多,以致人们都不愿意从别人身上看到从前的自己。

前一段时间他突然在网上联系我,客气的对话,若进若退的探询。我猜测,他兴许是想看看昔日的参照物今时现状。但他好像要为我指明一条光明的道路,“凭你的能力,不应该这样 。”他说。我一笑置之。后来谈话很自然地没有继续。当然可能是我不习惯创造和延续话题的缘故。

继续阅读全文→

这么早就回忆了

不知不觉忽然就到了本命年,越发觉得自己似乎很老了。不仅仅是因为时光的原因。人活着,究竟会留下多少记忆?在每个恍惚的刹那,还有睡醒前忽闪的念头,深夜难眠纠缠的思绪,常常地把我拉回到那些模糊而又清晰的场景。

觉得自己很像一只什么动物,一路走下去,不断把路上碰到的东西捡起来装进背包里,却从来都无法丢弃,越发沉重。

那天应该是在宅了很多天后被人拉出去,第一次看见外面的阳光——虽然是夕阳。去了图书馆,目光随意地流过一排排书架,许多书脊上的文字一闪而过,却忽然定住,一本书,名字叫《这么早就回忆了》。

继续阅读全文→

叔叔您好

这是一双纯洁无暇的眼睛,清澈得透明,这双眼睛主人的年龄估计也就三岁。那么天真地看着我。其实我承认,是被这双眼睛看晕了。 更让我晕的是,这位小帅哥用跟眼睛一样清澈的声音对我说: “叔叔。” 估计我楞了很久很久·····至少我觉得。 第一次被小屁孩这样称呼我。虽然我也有小外甥了,但是那几个都还没到能叫我舅舅的年龄。 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老了,辈分这样真真实实地升级了。 怎么说也过了两次本命年的生日(颇有余),年纪倒是不小了。发现以前一些同龄的表兄表姐,同学朋友,出入已经是有儿在怀了。若是我现在没有读书,恐怕也已经儿女膝下承欢了吧?哈哈,发挥一下联想而已····· …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