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韩寒: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

原载:韩寒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176yw.html

钱村长惨死已经超过一周,昨天是头七,一直沸沸扬扬,我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消息,也为乐清警方的“死者为什么死状奇特,这并无逻辑可言”而悲愤,但我迟迟不能下笔,因为我不确定真相。一周前我和几个朋友在上网,朋友说,真惨,温州那里有一个人被四个保安摁在地上,然后一个工程车就开上去把人碾死了。朋友的陈述用的是确认事实的语气,我当时并不知道此事来龙去脉,心不在焉接话道,干嘛还要雇四个保安把人摁在地上,参与的人太多了,太容易走漏风声了。直到回去以后才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所以虽然心存疑虑,但是我也偏向钱村长是被谋杀,或者其中必有妖孽,不过我依然无法下笔,因为我知道,这只是我需要的真相而已,这很可能并不是真相。我的老家在上海农村,也是常被大规模低价征地,一平方米的房屋才赔偿几百元,农民的土地被强行低价征用,然后被所谓规划成了包括化工区的各种用途,高价卖出,接着污染严重,河水的颜色都是不重样的,我爷爷看河就知道是礼拜几,空气中全是气味,环境监测部门能面对着满河的死鱼表示水质正常,至于鱼为什么死,结论和乐清警方的结论差不多:这并无逻辑可言。后来,我的老家规划了亚洲最大的物流港,亚洲最大的雕塑园,亚洲最大的电器城,但是这数千亩土地全部都成为了烂尾工程,闲置至今,唯一成功的就是亚洲最毒的小化工区。因为对政府卖地的痛恨,我对钱村长心存敬佩。故事就应该是这样:一位正直的为民请愿而多次进监狱的老村长,长期与当地的恶势力做斗争,最终被政府或者官商谋杀,并伪造成了交通肇事,村民得知情况后义愤填膺要讨个公道,但是被早已在现场安排好的特警无情镇压,警方抓走了很多正义之士和钱村长的家人,夺走尸体,威逼利诱知情者封口,封锁媒体,成为千古奇冤。

继续阅读全文→

[转]韩寒:2010年09月03日博文

传媒其实不该控制在任何人手里,他应该是一片开放的天地,只要善待,谁都可以使用和拥有它,它的上司只有一个,法院,它的罪名只有一种,诽谤。这便是我理想中的传媒。可是理想是每一个人都会说,大家都爱听的,就好比你我都愿面向大海,春暖花开,说一次心里爽一次,却始终无法走出脚下的泥泽。

继续阅读全文→

夜,很黑:[转]《计算机世界》社长总编辑双双调岗

【TechWeb消息】9月3日上午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计算机世界》高层发生变动,执行社长包冉、总编辑孙定被调离岗位,此前负责的相关工作暂时由计世传媒集团助理总裁郑桂红接管,该知情人分析称,上述人事变动或与此前《计算机世界》报道腾讯的那篇文章相关。

继续阅读全文→

让长城砌得更高吧!

2010年4月8日23时55分左右,发现网络断了,正在骂学校昨晚断电今晚断网要赶尽杀绝。后来断断续续,直到零点三十分左右,恢复得七七八八了,才发现我不是一个人“被断网”。全国性的断网又在这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悄然爆发了。

我心急火燎地输入我几个小站的网址,却发现除了我在国内的站点以及我在国外的个人网站,其他所有放置于国外的网站均出现冷冰冰的“网页无法访问”。ping了一下域名,可以ping到域名绑定的IP,尝试直接输入IP,结果还是令人失望。

继续阅读全文→

谷歌的悲哀还是中国的悲哀

谷歌终于退出中国了。今天打开谷歌www.google.cn,发现页面自动跳转到www.google.com.hk,国内的域名转到香港去了。谷歌页面下方有一句话:“欢迎您来到谷歌搜索在中国的新家”。可是,谷歌,特立独行的你,还有在中国的家吗?对于你的离开,我们该认为你是离家出走还是被扫地出门?这场持久的战争,终于到了一个完结的时刻。尽管我们等待得太久,我们重新燃起的希望,和对谷歌态度磨叽的失望。事实证明了,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够威胁和对这个河蟹的国度提出抗议。尽管谷歌存在某些利益考量甚至被操作的可能性,但它的退出,起码达到了一个目的,让世人了解到这个国度没有自由可言。…

继续阅读全文→

新注册.com域名

因为过去一年到现在的狂风暴雨,导致我夜不能寐,整天担心某天早上起来看到自己网站被河蟹了。虽然网站已经备案,但接连众多规矩办站的纷纷倒下,未免兔死狐悲。为安全起见,新注册liaoweitong.com域名,绑到国外空间,原先的liaoweitong.cn转回国内。从今天起,狡兔三窟(还有一窟是本机备份)。呜呼哀哉,搞得血雨腥风,有必要吗?韩寒博文被河蟹了,王小峰也“被按”了,下一个又是谁?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