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鞋宅男

天气很热,所住的房间刚好又是两层小楼的2楼,太阳把房间烘烤成了蒸笼,实在受不住,于是背起笔记本坐公交到办公室吹空调上网。

后来去了商场,走进宽敞明亮的店堂,一股土鳖的商业气息试图把我裹挟起来。

我不以为然地轻踏了一下我的拖鞋,忽然想到“拖鞋宅男”这个词很适合我。想想看:在这个热烘烘的夏天里,商场里装饰考究,售货员浓妆艳抹,来往的客人衣冠楚楚或花枝招展,一切都似乎在努力摆出一副上流贵族的姿态,就连进城逛街的郊区农民、小混混、小情侣都欲盖弥彰地用脂粉衣着刻意修饰,仿佛这样别人就看不出他们言语动作里的卑怯和不入流。而我,大摇大摆地踢踏着我的拖鞋,肆无忌惮地走在有闪亮倒影的大理石地板上,目空一切,切!

继续阅读全文→

那天忽然变成一只猫

在公交车站下车后,想着还要走一段路去办公室,还要面对电脑在今天完成必须的枯燥任务,有点找不着方向。

忽然看到前面一家商店门口的售货玻璃桌上躺着一只猫。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边,商店门口,亮堂堂的玻璃桌子上,一堆瓶装纯净水和花花绿绿的糖果、打火机之间,它就那么肆意地躺着。

肆意,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它不在乎被人看到自己的睡相,斜着面向空中,身体好像被人不经意丢在桌上的抹布,一点不讲究摆放的位置和形状,四条腿的一部分无意地掉到了到桌子外面,就那么随便垂着,好像也没有不舒服。

继续阅读全文→

轻度洁癖的猫

昨天去看电影,出来顺便去了超市,居然又忍不住买了纸巾,一提卷纸肯定是要买的,不过看到一种心相印手帕纸在促销,赶紧又买了一条。回来整理一下柜子,居然还有一堆手帕纸的库存,整整三条手帕纸,都是心相印和洁柔的。那个柜子本来是用来放电脑主机的,总是被我塞满纸巾,手帕纸、卷纸、还有餐纸。好像从初中开始就喜欢用心相印,尤其是几米系列的,很漂亮,一条手帕纸上每包上面印的图案都是不一样的,连起来就成了几米的漫画故事。这些浪漫的纸巾陪我度过了青春的中学时代。高一时候因为背后座位的女孩子用清风,偶尔会借用,也有段时间用的清风。在大学,一开始在学校里面买不到心相印,只能买纯点,用了很久。后来学会去外面逛街,就是专找心相印了。有一次千里迢迢跑到很远的超市,竟然就只是买了一堆纸巾,从卷纸到抽纸,一大袋拿回来,坐在公车上都觉得不好意思,好像怕被人以为是推销员。记得有段时间用的心相印上面也是几米的画,上面有段话,很符合当时的心情,画上的人,和我一样孤单落寞。还有人问过我上面那句话我是不是真的,其实,是真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继续阅读全文→

安静的猫

想不到又生病了。

回到学校这么久,一直使自己处于紧张的状态,事情一直很多,又不好好吃东西,不病也是奇怪。

我又一下子安静下来了,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没有去上课,去办公室回来,一个人走在干净而空落落的校园里,感觉很舒服。

昨晚和徒弟一起吃饭,她说我这人,即使是最伤心的时候也不会让人知道。还是有点了解我的。起码她不会看我表面的冷淡,知道我是有在乎的东西的。无论我如何贬她踩她,她不会怪罪我,呵呵~~~她知道那不是恶意。

这些人实在太少,在你不想说话的时候他(她)不会逼你说,也不会因为你的冷淡而觉得应该离开你。我有几个最重要的朋友,可惜他们都不在我身边。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