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长城砌得更高吧!

2010年4月8日23时55分左右,发现网络断了,正在骂学校昨晚断电今晚断网要赶尽杀绝。后来断断续续,直到零点三十分左右,恢复得七七八八了,才发现我不是一个人“被断网”。全国性的断网又在这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悄然爆发了。

我心急火燎地输入我几个小站的网址,却发现除了我在国内的站点以及我在国外的个人网站,其他所有放置于国外的网站均出现冷冰冰的“网页无法访问”。ping了一下域名,可以ping到域名绑定的IP,尝试直接输入IP,结果还是令人失望。

继续阅读全文→

DEDECMS升级错误php.ini register_globals must is Off解决

今天把织梦DEDECMS V5.5更新升级之后,发现出现了php.ini register_globals must is Off! 的错误提示。后台已经完全无法访问,而前台会员登录那里也显示这样的内容。这次更新包含了几个普通更新和一些安全更新。根据我的DEDE系统版本,我是用V5.5直接安装后使用且没有任何改动的,需要安装的是从2009年9月到2010年4月的更新。上网查了一下,出现问题的人很多。解决的办法各种各样,有些人解决了,有些人没有解决。转载如下:

继续阅读全文→

新注册.com域名

因为过去一年到现在的狂风暴雨,导致我夜不能寐,整天担心某天早上起来看到自己网站被河蟹了。虽然网站已经备案,但接连众多规矩办站的纷纷倒下,未免兔死狐悲。为安全起见,新注册liaoweitong.com域名,绑到国外空间,原先的liaoweitong.cn转回国内。从今天起,狡兔三窟(还有一窟是本机备份)。呜呼哀哉,搞得血雨腥风,有必要吗?韩寒博文被河蟹了,王小峰也“被按”了,下一个又是谁?

继续阅读全文→

博客搬家了

今天从Zblog转换成WordPress 。目前国内网络环境十分凶险,所以趁早换国外主机。

把Zblog换到新主机上,发现几乎不能运行ASP,于是乎干脆转成WordPress。稍微熟悉了一下,WordPress果然功能强大。那就先把Zblog收藏了。有空把主题弄一下,搞顺眼一点。

百度了一下,竟然发现有人转载我的日志,竟然连个链接都没写,也没注明出处,十分不爽。本来停止使用QQ空间就是为了防止某些懒人一键转载,想不到现在还有复制粘贴的。

今日新迁,再次声明:所有作品谢绝转载。技术性文字可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加链接。

继续阅读全文→

历史倒退:2009中国谋杀互联网

我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表示我的强烈抗议。

关于CNNIC于2009年12月10日发布的互联网专项治理的通知以及12月11日发布的进一步加强域名注册信息审核工作的公告,我表示强烈的愤怒!

事情始于CCTV关于低俗违法网站的曝光,还有广电总局对于整治互联网特别是手机色情网的行动。这些清洁网络环境的措施我表示支持和拥护。12月9日晚间,CCTV《焦点访谈》就手机网络色情进行了系列访谈,晚间节目主题为《失控的域名》,指责工信部CNNIC对于域名的注册缺乏监管,域名注册服务过程中存在注册信息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的问题,要求其保证域名注册信息的真实性,严格执行实名制审查,并承担相应责任。目前CNNIC竟然迫于舆论形势,出台停止个人用户注册域名的规定,而且在发通知的2009年12月11日到生效时间的12月14日9时仅提供了3天的缓冲期。从14日开始,只有提供营业执照的单位才能注册域名,换一句话说,从今以后,中国所有的个人网站将要面临关停的危险,而且,以后所有个人都无法再在CNNIC管理的中国境内开个人主办的网站!

继续阅读全文→

[转]域名绑定的一些区别Addon Domain/Subdomains/Parked domain

一般国外空间使用这个 Addon domain可是个好东西。如果你想用一个虚拟主机的帐号建立多个网站的话,最好的办法是Addon域名。什么是Addon domain?Addon domain是一个除了主domain之外的新的Domain,它会在你的主网站上建立一个分目录,但显示为不同的网站。Addon Domain的网站共享主domain的空间和带宽,但它不会有自己的cPanel。Addon do

继续阅读全文→

河蟹的哀悼

近日整理更新湛师人首页链接,突然发现饭否和海内不能上了,有种不祥之兆,百度了一下,果然……

海内的域名都不见了,有人搞了个山寨的hainei8,饭否则是完全无法显示网页。这两个网站怎么说还是有点名气的。特别是饭否,国内微博的先行者。居然就这样被河蟹了!

常在江湖走,当初也听说过先是国外出了个twitter,跟着国内出了个饭否,去看了一下,没用过,因为那段时间在用滔滔,喜欢把记录存在一个地方,懒得换。不料就这么会儿功夫,就没了。这当口搜狐还在推白社会,新浪也有动作。不过毕竟是大门户,有东西撑腰。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