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

为了版权,为了书籍、电影和一切创作者的辛勤劳动,必须转载此文。如果因为经济实力不能每次都正版,但至少用起盗版的时候,也要觉得羞愧,而不是那么理直气壮。至少在我经济不是很难看的时候,我会走进电影院,而不是从迅雷下载盗版。

延伸阅读:

王小峰:《如果有人来你家》 《李彦宏:我爸是李刚》

继续阅读全文→

[转]韩寒: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

原载:韩寒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176yw.html

钱村长惨死已经超过一周,昨天是头七,一直沸沸扬扬,我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消息,也为乐清警方的“死者为什么死状奇特,这并无逻辑可言”而悲愤,但我迟迟不能下笔,因为我不确定真相。一周前我和几个朋友在上网,朋友说,真惨,温州那里有一个人被四个保安摁在地上,然后一个工程车就开上去把人碾死了。朋友的陈述用的是确认事实的语气,我当时并不知道此事来龙去脉,心不在焉接话道,干嘛还要雇四个保安把人摁在地上,参与的人太多了,太容易走漏风声了。直到回去以后才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所以虽然心存疑虑,但是我也偏向钱村长是被谋杀,或者其中必有妖孽,不过我依然无法下笔,因为我知道,这只是我需要的真相而已,这很可能并不是真相。我的老家在上海农村,也是常被大规模低价征地,一平方米的房屋才赔偿几百元,农民的土地被强行低价征用,然后被所谓规划成了包括化工区的各种用途,高价卖出,接着污染严重,河水的颜色都是不重样的,我爷爷看河就知道是礼拜几,空气中全是气味,环境监测部门能面对着满河的死鱼表示水质正常,至于鱼为什么死,结论和乐清警方的结论差不多:这并无逻辑可言。后来,我的老家规划了亚洲最大的物流港,亚洲最大的雕塑园,亚洲最大的电器城,但是这数千亩土地全部都成为了烂尾工程,闲置至今,唯一成功的就是亚洲最毒的小化工区。因为对政府卖地的痛恨,我对钱村长心存敬佩。故事就应该是这样:一位正直的为民请愿而多次进监狱的老村长,长期与当地的恶势力做斗争,最终被政府或者官商谋杀,并伪造成了交通肇事,村民得知情况后义愤填膺要讨个公道,但是被早已在现场安排好的特警无情镇压,警方抓走了很多正义之士和钱村长的家人,夺走尸体,威逼利诱知情者封口,封锁媒体,成为千古奇冤。

继续阅读全文→

[转]韩寒:2010年09月03日博文

传媒其实不该控制在任何人手里,他应该是一片开放的天地,只要善待,谁都可以使用和拥有它,它的上司只有一个,法院,它的罪名只有一种,诽谤。这便是我理想中的传媒。可是理想是每一个人都会说,大家都爱听的,就好比你我都愿面向大海,春暖花开,说一次心里爽一次,却始终无法走出脚下的泥泽。

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