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狂·班主任

今天接到一个师妹的电话,她说她高三和我是同一个班主任。师妹说那个老师对我印象很深,他居然还记得我在湛师读对外汉语专业。此时,距离我高三毕业,已经两年零三个月了。

又提到高三,那些日子仿佛很远,又很近。

既然说到那位老师,我也还记得,他姓符。那时候还十分不喜欢他。因为天生反骨,还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憎恶高中学校的一切,包括班主任代表的学校。那时候我每天晚上很晚才睡觉,或者是上网或者逛街,白天就在教室睡觉,或者干脆不上课。作业不交,课也不听,整个班级,有我不多,没我不少。后来座位调整的时候,班主任把我从第二排调到了第七排,也就是倒数第三排,不上课不学习成绩倒数的学生的地盘。从此我更加变本加厉,不用再担心在前面空着座位不好而放弃逃课。

继续阅读全文→

当年才子情怀

昨天傍晚在一块很僻静的草地上躺着,突然就想起了很久以前说的一句话,在多年以后,那句话依然清晰,一下子夹带着那时候的气息侵袭了我的脑海。

实际上是一副对联。更具体的说是一句下联。因为上联实在不怎么样,是说水果的。当时的语文老师要我们针对上联对一句下联。当年的我是多么年少气盛,在很多胡乱拼凑字数的“对联”面前,老师问了一句:“还有吗?”我站起来了。

我从容不迫地在黑板上写了两句下联,另外其中一句写古代美女的,还有一句,我实在记得太清楚:

继续阅读全文→